新聞動態

News

超5000家公司注銷、演員做微商、老板跑龍套,影視行業大退潮?
發表時間:2020-05-06     閱讀次數:     字體:【

行業寒冬期無疑也是一場加速淘汰賽,真正有實力的企業與從業者才能更好地活下來。目前,大部分的影視人能做的是邊自救邊等待——等待行業全面回春,等待陽光穿破云層。

作者 | 田艷紅 責編 | 馮羽

出品 | 子彈財經

對影視行業來說,沒有消息恐怕就是“好消息”。

隨著疫情緩解,大部分行業都相繼復工,唯獨影視行業被“水逆”陰影籠罩且經久不散——先是北京文化被指財務造假,隨后華錄百納又被韓后董事長舉報虛增收入7000萬元。

財報季更是慘淡,24家上市影視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僅有6家實現盈利,幾個月時間逾5千家影視公司注銷或吊銷,春節電影票房更是幾乎以“交白卷”收場……

一場疫情引發了影視行業的連鎖反應,沒有哪一個環節能夠幸免。

幸運的是,此次疫情也讓影視人們意識到,寒冬雖然難熬,但趁早求變或許還有一線生機。

1

“撲空的一季度”

按照往年經驗,春節檔一般都背負著各大影視公司的業績壓力,而今年的疫情讓不少公司第一季度都“撲空”了。

公開信息顯示,受疫情影響,目前已發布2020年一季度業績快報的上市影視公司中,大部分為虧損狀態,其中盈利的只有華策影視、華錄百納和光線傳媒等6家公司。

相對而言,大公司現金流較為充裕,并且手握優質IP,在大變局下還有機會活下去。而對于一些中小影視公司來說,一旦資金鏈斷掉,它們面臨的將是生死存亡的考驗。

據不完全統計,2020年初至今,已有5328家影視公司注銷或吊銷,是2019年全年注銷或吊銷數量的1.78倍。

活下來的公司也在掙扎求生。

烈火影業創始人李行健向「子彈財經」表示,公司目前在做劇本、銷庫存。從年初至今,手里的三個庫存還未賣出去,而這些也是2019年之前拍攝的。

“去年之所以沒拍新項目,是因為市場波動特別大,尤其是視頻播放平臺和電視臺的采購價降得非常多,并且今年還在下降!崩钚薪≌f。

雖然疫情已經緩解,但李行健還是不免擔憂:“一是目前市場、購片價、片酬、薪酬都不太穩定,二是公司有六七個劇集約1億元的應收賬款還未到賬。維持正向現金流是目前所有公司最大的挑戰!

李行健的公司從2018年底至今營收狀況都不太理想,所以他還要先觀望一段時間,計劃等到下半年再籌備、開拍新項目。

李佳佳(化名)從事經紀人工作已經有六七年時間,她向「子彈財經」揭露了疫情下演員和影視公司真實的生存狀態。

疫情爆發后,演員所在的劇組因為節省成本,當時都已解散,而復工后很多成本都由演員承擔,不能全部轉嫁給劇組。例如,演員重新進組前隔離14天,期間的交通費、住宿費等成本開銷并不小。

同時,影視作品的拍攝周期也會被壓縮,如原定拍攝周期是60天,但前面只拍了10天,剩余的50天復工后肯定會被壓縮,這也讓演員們本來就無戲可演的處境雪上加霜。

最直接的影響是收入銳減。假設演員原定今年3月份就能“殺青”,后面可以繼續拍別的戲或者安排其他工作,但是目前戲都延期了,所有的檔期都會延后,整個市場環境停擺了兩個月,這段時間公司和演員相當于沒有收入。

李佳佳還透露,疫情下眾多影視公司因考慮到現金流,裁員和崗位工資調整現象非常普遍。“所有公司都在縮減支出,因為藝人的工作機會減少,整個行業的利潤都在萎縮,所以行業中各個崗位的工作都很難干!

演員余玥從年初至今都無戲可拍!扒皟赡陝〗M比較多,一般我從上個劇組結束后會有十幾個試戲機會,但今年才有兩次試戲,且還在等回復,競爭非常激烈!庇喃h說,“為求生計,身邊有很多小演員都開始做起微商,或者賣吃的東西。還有一些影視公司倒閉后,老板去當群眾演員!

90后演員余玥以童星身份出道,5歲時就客串了電視劇《一路風雨一世情》,2002年又在清宮劇《格格要出嫁》中飾演小金蟾!耙院笥媱澮_啟第二副業,可能會開一家店,畢竟在北京生存成本很高!庇喃h說道。

據業內人士透露,今年第一季度開機的劇集數量明顯減少,僅有16部新劇要開機。按照已發布組訓統計,第一季度原計劃開機劇目60部,目前僅有15部正常開機,余下四分之三均已順延至第二季度開機。

2 從絕望中開出花來

市場環境每況愈下,文娛影視行業的從業者們只能另尋出路。

李行健就表示,為了長遠發展,他的公司已經準備布局短視頻和直播等新媒體業務了。

這并非個例,今年短視頻和直播讓不少身處絕境的影視人看到些許希望。

英模文化(esee)長期從事模特經紀業務,公司新媒體CEO岳昊向「子彈財經」表示,疫情對公司業務的影響不小,一是受上游客戶整體收入影響,推廣費用降低了;二是由于聚集性活動的政策限制,公司的內容拍攝工作無法正常進行。

“有15-20個短視頻賬號停止拍攝,有的商業合作只能被迫取消或延期,而單賬號1個月運營成本就在3萬元左右!痹狸徽f。

據岳昊透露,目前公司計劃將藝人的傳統變現渠道擴寬,通過新媒體運營延長藝人的生命周期,例如將集團化批量化的內容制作分散到藝人身上,以藝人自有的原生能力來彌補流量損失,打造個人IP。

esee過去的傳統業務在平面媒體上,隨著行業迭代,客戶的需求也從傳統的平面逐漸轉向新媒體,于是公司也開始擁抱短視頻和直播。目前esee做的事就是將客戶的品銷(品宣,銷售)融合起來,“公司從3月初就開啟了第一輪孵化!痹狸徽f。

在岳昊看來,影視劇的成本高、周期長、回款慢,制作方的話語權不足,比如網劇容易被平臺綁架,電影容易被宣發渠道綁架,因此現在大家都在做MCN機構,布局短視頻是一種變相自救的手段。

不僅是影視制作公司發力業務轉型,不少電影作品也紛紛從大熒幕轉向流媒體。

1月25日,歡喜傳媒出品的《囧媽》在頭條系免費首映,原定于2月14日上映情人節檔的《肥龍過江》,也從影院轉移到愛奇藝和騰訊視頻,定于2月21日上映的《大贏家》也在頭條系免費上線。

李行健表示,未來線上放映有可能成為趨勢,但它不會取代影院——線上、線下的視聽感和場景完全不一樣,例如兩個人可以去影院約會,那種氛圍就與線上觀看截然不同。

余玥則認為,這種變化也許能給演員帶來更好的曝光機會!跋裎覌屵@樣的中年人都已經活躍在網絡上,如果把電影搬到網絡上或者電視上,可以讓更多的人關注到演員!

在李佳佳看來,這樣做最直接的目的就是及時收攏資金,因為電影的前期投資很大,很多影視公司一年可能只做一部戲,如果不能及時回籠資金,可能就面臨倒閉困境。而這家公司一旦倒閉,就順帶牽扯到行業中的制作、發行、宣發等各環節。

“今年純做電影的公司太慘了!她說。

但院線電影是否要走和《囧媽》一樣的路,還要視影視公司的情況而定。

首先要看影視公司的業務是否多元化。單一性的電影公司營收僅靠電影票房收入,那么它與線下院線是綁定的,是相互扶持的合作關系,因此他們很難拋棄線下。例如,歡喜傳媒的業務布局很廣,其本身就有線上APP。另一方面是公司對電影本身有自信,只要內容足夠好就不怕沒人買,在目前以買方為主導的市場中擁有話語權。

實際上,后來跟風的影視公司已經減少!耙驗樗麄冞要在這個行業里存活,不能只為了保障自己的收益就不管其他人,畢竟以后的電影還要依靠影院的排片率!崩罴鸭颜f道。

此外,綜藝“云錄制”也是疫情之下的新物種。

傳統電視綜藝終于從現實走向直播間。湖南衛視的《嘿!你在干嘛呢?》,從有想法到節目上線只用了5天時間,《天天云時間》從策劃到播出也僅僅是50個小時。一時間,一大波“云錄制”綜藝節目涌現。

但綜藝“云錄制”整體節奏不好掌控,在試驗初期已經出現內容同質化、節目粗糙、藝人素顏出鏡,甚至直播意外翻車等問題。

李佳佳認為“云錄制”可能會變成固定的線上內容,并且還能節省部分成本!耙驗橛鞋F場觀眾的話,號召人以及現場維持秩序都是很麻煩的,觀眾可以在線參與!

但在她看來,嘉賓最好到現場錄制,一是因為造型以及攝影棚燈光等要求在線上很難實現,二是“云錄制”可能會讓內容太過單調和簡陋,很多環節和游戲都沒辦法實現。

“‘云錄制’讓觀眾少了很多現場體驗,再加上空間的局限性,節目最后的播出效果必定會減分!庇喃h補充道。

3

前路充滿變數

對于影視行業來說,一切仍然充滿變數。

今年2月,廣電總局發布《關于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絡劇創作生產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》(下稱“通知”),明確表示電視劇網絡劇拍攝制作提倡不超過40集,鼓勵30集以內短劇創作;每部電視劇、網絡劇全部演員總片酬不得超過制作總成本的40%,其中主要演員片酬不得超過總片酬的70%。

僅從縮短劇集條款來看,已經給行業帶來不小的震動。要知道,按照劇集集數計算收入是演員獲取片酬的重要方式之一,而制作方在售賣影視作品時,劇集長短也是衡量價格的重要指標。

因此在過去相當長時間里,為賺取更多收益,劇集注水一度成為普遍現象。而該通知的出現,在促進行業規范化的同時,也讓從業者過去的“套路”不再適用——他們必須盡快適應行業的新玩法。

無獨有偶,4月初,針對影視行業的限薪令再度升級。

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發布了《關于厲行節約、共克時艱,規范行業秩序的倡議書》,提倡網絡劇制作成本應控制在每集400萬元以內,并且攝制組的幕后工作人員工資將縮水30%,提出再一次削減主演人員薪酬的倡議,即全體演員片酬不應超過制作成本的40%,男女主角酬金不應超過制作成本的10%。這也被業內稱為史上最嚴“限薪令”。

“對于我們這種小演員來說,有戲拍就不錯了,限薪令目前對于我來說還沒有影響,不過機會相對會減少。演員限薪是大勢所趨,行業薪酬整體下降以后,演員的競爭壓力就更大了,現在連很多大咖都在接網劇了,腰部和尾部的演員競爭只會更加激烈!庇喃h說。

李佳佳則表示,所有人都從藝人這個環節里受益,但最后被罵的都是藝人!氨緛砀咂晔且曨l播放平臺當時為了搶用戶奪流量炒起來的,但目前平臺采購成本高、業績不理想,所以又想著壓低藝人片酬!

“限薪令”對腰部藝人的影響最大。“頭部藝人一部戲的片酬是5000萬元,現在降到1000萬元,他實際上拿的還是不少,生活依然很富裕。但是腰部藝人以前拿100萬元,限薪令后到手可能只有十幾萬甚至更少,有的演員可能還不如上班族掙的多,生存都是問題!

線下娛樂場所遲遲不能營業,也從消費端暫時切斷了影視人的后路。

1月23日起,全國電影院全面暫停營業。4月8日,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印發通知,建議低、中、高風險地區的密閉式娛樂、休閑場所均暫不開業。

影院不能復工,第二季度票房與往年相比也將大幅下滑。實際上,2020年春節檔票房的慘淡已經影響到全年票房成績,有預測稱今年票房或減少近三百億元。

即使下半年電影陸續上映,可能也要等到國慶檔甚至年底的圣誕檔,線下影視消費才會慢慢回暖。

岳昊認為,今年前兩三個月的票房為零,加上海外電影持續對中國電影市場進行沖擊,如果疫情在暑期檔之前沒有好轉,今年電影行業將損失慘重,回款周期會變得更長。

“影視行業的毛利并沒有想象那么高,而且還帶有一些賭的成分,這是行業原生問題。再加上一個賬期套一個賬期,一下打亂了資金鏈,現在劇組和已經立項的項目很多都沒法正常運轉。原定于2020年、2021年就要出的電影可能延后,情況非常不樂觀!痹狸徽f道。

不過絕處逢生也并非沒有可能——每一個新舊交替的大時代,往往都是文化產業的高光時刻。

“影視行業經過洗牌之后,或許會迎來一個獨角獸時代,也可能會迎來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,真正做內容的公司一定會笑到最后!痹狸徽f。

這也許是口紅效應的另一種解釋。李佳佳表示,“我覺得越是經濟不好的時候,應該是文化娛樂行業越發達的時刻。因為在這樣的背景下,居民不會有大的消費支出,但對一些小成本的娛樂需求會增加,比如說看電影、電視劇和綜藝節目等!

在李佳佳的設想中,疫情爆發后,國家會針對影視行業推出一些扶持計劃,比如開放題材以激發創作活力!皬2018年開始影視行業就逐漸萎縮,從業者都期待政策層面出現松動跡象!

而創作欲望正是業務增加、行業繁盛的基礎!叭绻蠹抑荒茏鲆粌煞N題材,對應的工作機會、發展空間就會縮小,畢竟盤子太小就沒有辦法裝下那么多人!崩罴鸭颜f。

行業寒冬期無疑也是一場加速淘汰賽,真正有實力的企業與從業者才能更好地活下來。目前,大部分的影視人能做的是邊自救邊等待——等待行業全面回春,等待陽光穿破云層。


 
上一篇:2019創業者峰會暨科技創新項目路演活動順利閉幕
下一篇:地攤經濟到底是人間煙火還是“互聯網煙火”?
大道本依香蕉依波人,一本大道在线播放,一本大道香蕉久在线播放